憨兒故事-憨兒資訊|朝興基金會

HOME 憨兒資訊 憨兒故事
News
憨兒資訊
憨兒-小珊瑚【你的世界不哭了,好嗎?】 2020-06-03 憨兒-小珊瑚【你的世界不哭了,好嗎?】 在認識小珊瑚以前,我們從未碰上這樣一個特別的孩子,一個外表粗曠地像個大叔一樣,內心卻是細膩地如同女孩的孩子,他的個性相當乖巧,只是平時不太喜歡說話,也是因為不太懂得表達自己的感受,讓小珊瑚這樣的孩子,被灰濛濛的憂鬱「纏」上了。 小珊瑚的世界下起了雨...之所以用灰濛濛來形容憂鬱,是因為憂鬱在小珊瑚的世界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雲,像是會隨時引發大洪水來淹沒他。小珊瑚剛來到朝興時,有時會自己一個人坐著,有時會突然大哭起來,我們不曉得是不是小珊瑚想到了什麼難過的事才讓他突然哭了出來,在某一次和醫生談著小珊瑚的情況,提起他常常一個人坐著坐著就哭了起來,我們始終記得,那天我們陪著小珊瑚做了一次次的檢測和醫師診斷,才發現是憂鬱。正因為被憂鬱困擾著,小珊瑚的世界裡總是下著雨,也比其他孩子更不會主動表達想法或感受,因此,更加需要我們多多注意與關心。「小珊瑚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呢?」聽見我們說話的小珊瑚,總是會抬著頭望向我們,慢慢地將自己受到的委屈說出來,有時候是偉偉幫他把工作做完了,讓他覺得自己的工作被搶走了,有時候是其他同學走路經過時,不小心碰到他讓他覺得自己被欺負了,這些事情雖然微小,卻總會讓小珊瑚非常在意,但只要聽他把事情講完之後,一切都會沒事。直到現在,小珊瑚還是不太會主動找我們說話,但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慢慢地能夠透過表情推測出他的心情,當看見他眉頭皺起時,只要一句簡單的問候,就可以讓小珊瑚不再哭泣。小珊瑚獨自一人哭泣的時間越來越少,因為我們總在最短時間內察覺小珊瑚不對勁的情緒,看著小珊瑚的笑容逐漸變多,我們也就放心了!「你是否也曾經被憂鬱纏上了呢?」「在那個時候,你期待有人伸出援手嗎?」「你希望怎麼幫助那些與你擁有相同處境的人呢?」今天把小珊瑚的故事分享出來,不是因為我們找到幫助小珊瑚的方式了,而是在找方法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一句關心的力量比我們想像得要來的大,大的可以趕走灰濛濛的烏雲、大的可以給小珊瑚陽光。可以的話,讀完這篇文章後,讓我們一起當個可以給溫暖的人好嗎?❤❤❤您可以這樣幫助孩子❤❤❤✏線上專案捐款︰http://bit.ly/捐款幫助憨兒✏LINE帳號︰@KGL2412V✏聯絡電話:06-2653811 / 0800-885-995 身為爸爸那份深沉且單純的愛 2020-04-10 身為爸爸那份深沉且單純的愛 「阿文爸爸你好,這裡是朝興基金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越發嚴重,為確保孩子們的健康與中心環境安全,我們採取了相關防疫措施,其一就是暫停探視、返家及外出。那天我們打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一方面告知孩子們的親屬這個訊息,另一方面是想讓他們放心、想要告訴他們,我們會極盡所能,保護孩子們的安全;而在中心裡少數的通勤生阿文,我們需要特別詢問家長同不同意讓他從明天開始住在朝興,避免返家時,與陌生人發生不必要的接觸。「喂?哩賀!係朝興嗎?」電話接通後,傳來的是阿文爸爸沙啞的嗓音,聲音裡帶著一點焦急,像是擔心阿文是不是在中心裡出了什麼事才會接到我們的來電一般,我們連忙向他說明,爸爸的語氣才稍稍放鬆下來,並告訴我們,之後若是阿文晚上在中心鬧脾氣的話,他會再想辦法把阿文帶回家照顧。平時阿文爸爸四處打零工,賺取微薄薪水,晚上更需要照顧阿文,生活辛苦卻也努力堅持著,堅持用最簡單的方式付出他的愛,從他身上我們可以看見那份身為父親總是難以開口、用行動默默表達的愛,更能夠從阿文爸爸一字一句的談話中,感受到他對孩子的關心。原本和阿文爸爸說好,明天再開始讓阿文住在中心,好讓爸爸可以有足夠時間備妥衣物,但到了回家時間,阿文不曉得怎麼了,突然鬧起小情緒,不論老師們怎麼跟他說都不肯回家,爸爸看見阿文鬧脾氣的樣子,知道這時候阿文是講不聽的,就告訴我們,讓阿文直接住下來吧,他回家幫阿文準備行李,等等再過來中心一趟。 約莫晚餐時間,阿文爸爸提著阿文的行李以及每天回家後需服用的藥物,腳步蹣跚地走進大廳,慢慢地交代我們...「阿文這孩子挑食,晚上若是不配合吃飯的話,拜託你們買一小塊雞排讓他配著吃,他配合度可能會比較高,早上時再麻煩你們特別準備牛奶或優酪乳給他喝,不然我怕他會便祕啦,還有...」「拍謝啦!講了那麼多,還打擾你們下班時間,再拜託老師們了!」那晚,阿文爸爸站在大廳裡和我們講了好久好久,從他滔滔不絕的叮嚀,我們知道,那是身為爸爸深沉且單純的愛。❤❤❤您可以這樣幫助孩子❤❤❤✏線上專案捐款︰http://bit.ly/捐款幫助憨兒✏LINE帳號︰@KGL2412V✏聯絡電話:06-2653811 / 0800-885-995 心智障礙家庭背後,我們看不見的故事 2020-03-20 心智障礙家庭背後,我們看不見的故事 那天,我們帶著小珍返家,回家前,小珍跟我們說:「老師,我想要去買蛋糕和奶茶。」平時小珍就喜歡吃甜的,不過因為擔心會有血糖的問題,平時我們都很謹慎在幫孩子們控制飲食,不過這次想說難得回家,就讓小珍偶爾吃一下吧! 買完之後,一路上,小珍沒有將蛋糕打開來吃,只是一直拿在手上。「哦~原來想留著慢慢品嚐呀!」看著小珍小心翼翼提著蛋糕與奶茶的樣子,讓我們都會心一笑。後來到了小珍家,小珍的家裡住著阿嬤、兩個姑姑、以及表弟,小珍開心的與家人們分享在中心的生活,像是在朝興洗衣坊的工作日常,以及小珍前陣子還擔任了朝興同樂會的小小主持人呢! 就在大家聊得很開心的同時,小珍這才默默的將剛剛買的蛋糕與奶茶拿了出來...「阿嬤,這個是我用自己的錢買的,是要買給阿嬤吃的哦。」原來,小珍買這些甜點,並不是自己要吃的,奶油口味的蛋糕、微糖去冰的奶茶,這些,其實都是小珍阿嬤喜歡吃的東西。「金歡喜,係溫孫女買齁我欸!(好開心,這是我孫女買給我的!)」雖然蛋糕紙盒已經因為被小珍緊緊的拿在手上,變得有點皺皺的,但阿嬤還是笑得好開心。而阿嬤和小珍一樣,阿嬤也一樣把蛋糕拿在手上好久好久,一直遲遲都捨不得吃。「太好了..小珍變得很懂事呢…!」小珍的表弟,在一旁看著這一幕,感動得眼眶泛淚,這是因為...其實小珍的兩個姑姑們和小珍一樣,都是心智障礙者,所以從以前到現在,都是表弟一人擔任起照顧者的角色,年僅30初歲的表弟,就得獨自一肩扛起整個家庭的經濟重任,也包含照顧年邁的阿嬤、小珍、以及小珍的兩個姑姑。 雖然小珍不是給予經濟實質上的支持,但是表弟還是非常的感動,因為當他看到小珍用自己工作賺取的獎勵金,買東西給阿嬤時,深刻感受到了自己從「照顧者」,變成「被照顧者」身分上的轉換,一直以來辛苦了這麼久,肩上獨自承受的重擔,感覺霎時被減輕了一大半...。常常,社會上會給予較高度的關注在心智障礙者本身,想著能在什麼方面分別給予更多的支持與照顧,但是相對地,心智障礙者的家屬們,卻是較少會被注意到的角色,也許一般人較難體會,這些家屬們白天辛勞的在外工作,回家還要獨自照顧心智障礙的家人,雖然也很想時時刻刻都陪伴著自己的家人,卻又不能因此丟下工作不管,因為自己就是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如果沒有人出外去工作,那麼這個家庭又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到底該全心全意親自照顧著心智障礙者的家人呢? 還是該努力爭取更多工作機會,讓家庭維持生活呢?對照顧心智障礙者的家屬們來說,每日這樣的情緒都會在內心反覆的拉扯,就像一直無法平衡的天秤兩端,難以抉擇的矛盾,早已遠遠超過身體上的疲憊,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更沉重的責任壓力...。朝興是孩子們的第二個家,我們期盼孩子們的家人可以少些掛心,自從小珍住進朝興後,也讓表弟減輕了一些扛在身上的重擔,而對於我們而言,我們希望可以守護的,不只是在朝興的60個孩子,也是60個家庭。  憨兒 - 小幸【陪你度過每一個不安的時刻】 2020-02-21 憨兒 - 小幸【陪你度過每一個不安的時刻】    「老師,廣場那邊有一艘很大很漂亮的船耶,我想看,我想要去看…」聽小幸興奮地說著單純天真的言語,彷彿把我們帶進了一個夢幻的童話國度。小幸是個中度心智障礙,及精神障礙的大孩子,幻聽、幻想與幻覺,幾乎時時刻刻都伴在她的身邊,每當聽小幸說著這些話,就好像在她的世界裡,不存在著社會的紛爭,也沒有人性的險惡,只有她想像的美好模樣。小幸是一個身長在農村的孩子,只是小幸的母親過世之後,父親也逐漸因為年邁而無法獨自一人照顧小幸,於是後來小幸被送進了療養機構。也許是因為長期在各機構居住過的緣故,所以當小幸剛來到朝興時,很快就可以適應這裡的環境,但其實小幸的個性十分內向害羞,常常是自己一個人待著,而且比起其他的孩子,也比較不會主動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和需求。不過,小幸也有很喜歡做的事!像是她很喜歡老師們設計安排的課程,她會很熱衷投入整個過程,雖然小幸無法獨立一個人完成從頭到尾的步驟,但是若老師跟著小幸一起,耐心的從旁協助教導,小幸幾乎都可以做的很好,而且只要是老師交代小幸做的工作,她都會非常仔細盡力的去完成。小幸剛來朝興的時候,原本我們也會擔心,如果內向的小幸交不到朋友該怎麼辦,但是我們後來發現,每次帶小幸出門去社會參與的時候,如果有買了什麼東西,她總是不會忘記也要帶一份回來給阿惠,雖然小幸不擅長用言語表達,但她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示自己對一個人的關心與在意,透過這些小小的舉動,都可以感受到小幸的貼心。雖然我們會說,這樣擁有幻想、幻覺的小幸,內心有著一個很天真純淨的夢幻世界,但事實上,想幻想什麼、能幻想什麼,從來就不是小幸可以自己決定的事...小幸可以看到絢麗夢幻的大船,就有可能也會看到大海上的驚滔駭浪;小幸可以感受到熱鬧溫暖的人群,就有可能也會感受到冷清落寞的孤寂。雖然小幸有很多美好可愛的想像,但有時候突然席捲而來的幻覺,卻可能是更多恐懼與害怕,抑或是強烈的孤獨感。有時小幸會在口中念念有詞,但我們知道這些碎念,都是因為被她的症狀干擾才會出現,我們只能更注意用藥上的劑量控制,配合醫生建議調整作息,以及確保小幸每一餐都有好好服藥,來減緩症狀的發生頻率...雖然我們一直陪伴在小幸的身邊,但還是會因為無法替小幸消除令他不安的幻覺,而感到相當的不捨,所以每當小幸開始擔心或害怕時,我們都會輕輕地拍拍她的肩,安慰小幸:「不怕不怕,老師在這邊,小幸你不要怕哦」然後,再默默把小幸的手,牽得更緊一點。 憨兒 - 小湯【我們對你的愛,超越言語】 2020-01-09 憨兒 - 小湯【我們對你的愛,超越言語】  「杏杏老師咧?休假嗎?不在嗎?啊美美老師咧?她...?」仔細一聽,原來是小湯又在辦公室點起名來了!每一天我們都會聽到小湯用著他含糊不清的聲音,把同樣的問題問了老師們好幾遍,只要有老師不在座位上,小湯就會問其他老師,不在座位上的老師去哪裡了?而且小湯是只要看到老師一次,就會將每位老師們的去向都問過一遍,有時候我們一天還會被問上四、五次呢!有時我們會開玩笑地說他很囉唆,但其實這樣的小湯很可愛,小湯像極了學校裡的班長,一定要清楚知道每個人有沒有在座位上,或是去了哪裡。小湯還有一個妹妹叫做阿霞,兄妹倆都是心智障礙的孩子,因為小湯的爸爸很早以前就過世了,所以從小一直都是奶奶一手照顧著兩兄妹長大,但是隨著時間過去,年邁的奶奶也因為年紀的關係,身體開始不像從前那樣硬朗,也無法再繼續像以前一樣可以獨自照顧著小湯和阿霞,後來奶奶將兄妹倆送到一間位於屏東的機構裡,不過因為家裡與機構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遙遠,奶奶如果要去探望兄妹倆也太不方便,後來在一個因緣際會下鄰居告訴奶奶,台南也有一間機構,叫做朝興啟能中心,才開始了小湯和阿霞住在朝興的日子。平時小湯很喜歡學我們做事情,一開始我們請他幫忙我們一些小事,他都會很積極地去做,漸漸地小湯也成為老師得力的小幫手,不過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讓我們哭笑不得的事,例如...「欸!欸欸!」小湯開始用手比劃著,指著拖把,指著地板,再指指同學,小湯有時會在事情做到一半時,開始當起最高指揮官,而自己默默的站在旁邊監工,等到我們突然回過神,「小湯!你又叫其他同學做工作了!」被發現偷懶的那一瞬間,小湯會尷尬地摸摸頭,露出被抓包的表情,然後開始假裝自己都有在做事情,但不管是聽話的小湯,還是偶爾調皮老油條的小湯,我們都還是覺得很可愛啦!只是其實,小湯會有含糊不清楚的聲音,會有靈活的肢體語言,或者會有豐富的臉部表情,全都是因為...小湯是一個幾乎沒有口語表達能力的孩子…。剛到朝興的時候,小湯並不會說話,但經過這幾年,小湯開始願意嘗試練習說話,儘管只是發出「咿咿嗚嗚」的含糊聲,不過這對一路看著小湯成長的我們來說,是一件多麼令人感動的事情呀。雖然每次和小湯對話,都需要再三與他確認內容,甚至有時在反覆詢問後,我們仍會聽不懂小湯在說什麼,但小湯也不會生氣或者不耐煩,只是害羞地擺擺手,然後告訴我們「沒事!」雖然小湯不太會講話,而我們也還未聽過小湯說過一句完整的話,但,無論是熱心的小湯、囉嗦的小湯的、可愛的小湯,或是靦腆的小湯,都不曾讓我們覺得因為語言而限制了心與心之間的距離,反而因為這樣,讓我們更加專注想讀懂小湯表達的話語,也讓我們更加靠近了小湯的內心世界。不過,最後想說的是,就算以後還是無法說出完整的話也沒關係,我們只希望你能一直快快樂樂的,那就好了。 憨兒 - 阿輝【我們陪你一起實踐夢想】 2019-12-11 憨兒 - 阿輝【我們陪你一起實踐夢想】 回想牽起我們和阿輝之間緣分的,是他之前租的那間小套房,我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和他見面,他那一頭及腰的長髮。關於,讓阿輝「一直等待」的背後故事……初次見面,是社會局請我們將阿輝帶回中心,阿輝之前租的小套房因為屋主個人的因素而被法拍,使得阿輝無法繼續居住在小套房裡。阿輝是位心智障礙者,當時社會局擔心阿輝往後會無法自理生活,於是經過轉介住進了朝興,只是對於在外自由慣了的阿輝是「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剛開始阿輝非常不習慣,總是嚷嚷著要離開、不要住在這裡,不過又因為阿輝沒有其他親人,我們只能遵循阿輝的意願,讓他離開。重獲自由的阿輝,卻回到了之前住的小套房,儘管小套房已經換了新的屋主,阿輝卻還是不時地在小套房的附近徘徊,社會局得知後因為怕阿輝這樣的行為會影響到新屋主的生活,就再次聯繫我們,希望我們可以協助將阿輝接回中心居住。後來我們問起阿輝,「為什麼一直想回去原先那間小套房呢?」他告訴我們,因為...「我在等媽媽回家。」讓人心疼的一句話,「我在等媽媽回家」。原來,阿輝的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拋下他和媽媽兩人,於是阿輝從小和媽媽一起住在那間小套房裡,但是後來媽媽因為生病而去世,所以才留下阿輝一個人居住在小套房裡。小套房雖然不大,卻是裝滿了阿輝與媽媽的回憶,阿輝認為只要待在那裡,就能夠等到媽媽回來,所以阿輝一直不敢離開,因為深怕媽媽如果回家之後會找不到他。即使我們已經告訴過阿輝,媽媽因為生病,已經不在了,但阿輝卻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直到現在,阿輝依舊在等...。一開始個性害羞的阿輝,也逐漸交到許多好朋友後來的後來,我們重新帶著阿輝回到了中心,阿輝總算「定居」在朝興了,阿輝和其他住在中心裡的孩子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也許是因為一個人在外生活慣了,阿輝習慣為自己決定生活的大小事,也比其他孩子更有想法,不過外表高高壯壯的他,卻流著害羞的血液,但隨著時間過去,也逐漸在這裡交到許多朋友,現在阿輝的個性比剛來到中心時活潑許多呢!阿輝,我們陪你一起實踐夢想,成為更好的人。在這裡穩定下來之後,阿輝開始告訴我們他的夢想、他想做什麼等等,阿輝說他想回去學校讀書,確定他是認真的之後,我們帶著阿輝開啟了考生之路,幫他報考進修部,也選了很多參考書讓他可以準備考試,看他埋頭苦讀,努力實踐自己心中所想,那個模樣真的讓人看了很感動。現在的阿輝仍然秉持著「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的想法,但不同的是,他已不再總是把離開掛在嘴邊,而是在這裡和我們一起成長,一起實踐夢想,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憨兒-阿良【在我們眼裡你已足夠完美】 2019-10-30 憨兒-阿良【在我們眼裡你已足夠完美】 我是完美主義者  「阿良,哩卡慢ㄟ啦!」阿良是一個對於工作上要求完美的憨兒,只要吩咐他的事情,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好,體型高又壯的他,個性很急也很固執,因為想要把事情趕快做完、做好,不管前面有誰或是會不會撞到人,所以我們常常告訴阿良動作要慢一點。  阿良是中心的老憨兒,在朝興還是庇護工場之時,他就已經是我們的學生了,在那之後就一直住在這裡,成為我們的家人。以前職業訓練讓孩子們有了工作能力,卻也對他們有一定的影響,這樣的影響,是好也是壞,譬如造成了阿良做事想趕快完成的性格,對職場來說,像阿良這樣工作效率極高是非常好的,但對於現在的阿良來說,這樣的步調太快了,我們都希望他能夠放慢腳步,對自己的工作不要如此的執著和心急。  職訓帶給阿良的執著不只在於工作態度上,連帶地影響生活。之前阿良的個性非常執著,有天晚上在家想要看電視,但阿良爸爸正看著政論節目,爸爸不讓他轉台,阿良居然過去將電視插頭拔掉!對於他想要的事物會固執地想要得到。當然這是以前的阿良,過去這麼多年在教保老師們苦口婆心地勸說之下,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如此偏激了呢!被告知養不活的孩子  「這個小孩可能會養不活,要養活很難!」接生的醫師語重心長地向阿良媽媽這樣子說。阿良剛出生時,腸子打結、腿非常非常的細,得知這個重磅消息後,阿良媽媽更努力地照顧阿良,對於這個被告知養不活的孩子,她對阿良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他平安健康。  在媽媽的照顧之下,阿良也順利長大成人,這個孩子雖然個性有些執著,卻非常孝順和聰明,有次阿良家的屋頂需要修理,阿良說為了不讓爸爸爬上高處,他代替爸爸上去修繕屋頂,卻不小心從上面摔了下來,導致脊椎受傷,在那之後,阿良不能夠再提重物,也無法久站。  「阿良,你若是感覺頭麻麻的,你就躺在地上。」以前,朝興的創辦人都是這樣跟阿良說的。阿良患有癲癇,一般癲癇發作是突如其來、無法預期的,而阿良的癲癇,卻像是可以透過意識自由控制般,他能夠預知自己即將要發病。這樣的一個孩子,因應社會就業標準及需求,讓他受到如此之大的影響,慶幸的是,孝順、聰明這兩個優點,從未因職業訓練而被抹去。無須追求完美,因為...  介紹給你們知道,阿良の例行公事:  06:45倒垃圾。第一位來上班的教保老師一定會被阿良撞一下,因為他就站在門口等教保老師,門一開他就準備衝出去做事了。  08:00收藥盤。看見護理老師走進來,阿良就會馬上衝去拿藥盤,他認為這是自己的工作,就不讓別人搶先做。  12:00排桌子。上課回來的阿良看到桌子歪七扭八,他一定要把桌子排好對齊才可以,排桌子時不管有沒有人坐在位子上,推過來、拉過去的。只要阿良在位子上,絕對不能讓他看見歪掉的桌子,他一定會要求馬上處理。  每一天見到阿良就像是看見一顆特大號的保齡球,心急的時候不管前面有誰,常會一次出動就撞到了好幾個人!教保老師也常常勸阿良,請他向被撞到的人道歉,但他都會覺得自己好委屈、不服氣,因為覺得自己是有原因的,只是想要把事情做到好、做到完美,可是阿良啊!在我們眼中,你已經足夠完美了!  憨兒-小榮、小婷【阿嬤最後的遺願】 2019-07-03 憨兒-小榮、小婷【阿嬤最後的遺願】  「小婷,緊停落來,麥擱黑白走啊!」 (趕快停下來,不要再到處亂走了!)「小榮,咩上便所母湯底家啦!」(要上廁所不可以在這裡!)「老欸啊,水若滾,火叨愛記欸關起來啊!」(老伴,水煮好後要記得關火啊!)這也許是我們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混亂場面,但對阿嬤來說,卻是習以為常的日常。因為在這個家裡,住了2位心智障礙孩子與阿嬷失智的先生全都得由年老的阿嬤一個人負責照顧。十多年前……我們依循著社會局提供的資料,一一尋找那些需要朝興協助、家裡有心智障礙孩子的家長。當電話打到阿嬤家時,我們還來不及詳細說明來意,只是稍提到「是不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時,阿嬤很快的回答……「有、有、有!恁甘欸盪來阮兜一趟?」(你們可以來我家一趟嗎?)急切卻又如釋重負的聲音,使我們能很容易的感受到阿嬤的疲憊與無助。拜訪阿嬤的那天,她的面容輕易地透露出積年累月的疲憊,我們才得知,原來家裡兩個心智障礙的孩子是阿嬤的孫子和孫女,而他們的爸爸早在幾年前就因病過世,媽媽因此離開家裡下落不明,一家兩老及沒有自主能力的二孩,僅能依靠微薄的老人年金才得以維持。原以為可以這樣勉強地繼續過日子,但年紀漸大的阿公卻在此時罹患了失智症,原本還能一起互相扶持的老夫妻,頓時只剩阿嬤一人必須一肩扛起,無處求援以及心事無處可說的心情,亦不是三言兩語即可說清……阿嬤說:「我一次要顧三個人,真的顧不來…小婷(孫女)因為還有過動症很愛到處亂跑,我老了、沒力氣、追不上她了…」。這一天,阿嬤決定先將小婷送來朝興讓老師們照顧。看看小婷,緊了緊一直牽在手心的小榮(孫子)和失智的先生,雖然一直未說過多的話,但我們都能明白阿嬤心裡的自責、無奈、不捨與難過….那是將孩子送走的自責、還有對自己不夠能力的無奈。而就在小婷被送來朝興的第二年,阿公走了…..阿嬤的健康狀況也傳來不好的訊息……當時阿嬤最掛念的,是一直跟在身邊的小榮,擔心往後小榮該如何照顧自己?於是阿嬤在生前交代鄰居:「我若不在了,要幫我把小榮送到朝興跟小婷一起住,讓朝興的老師幫我照顧我的孫子。」不久後的後來,阿嬤走了。那年,我們帶著小榮和小婷一起參加阿嬤的告別式,陪阿嬤走完最後一哩路,悄悄的在心裡對阿嬤說:「放心」。 憨兒-阿嘉【老師,好久不見!】 2019-04-30 憨兒-阿嘉【老師,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怎麼這麼久沒來?」一看到市府社工走進大廳,阿嘉瞬間笑逐顏開,揮舞起雙手打招呼,並用最快的速度走到對方面前,像看到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但這位進門的市府社工,是第一次來朝興。她沒見過阿嘉,心裡肯定疑惑不已。為了不讓阿嘉感到受傷,第一時間還是馬上回說:「真的好久不見!」同時臉上混雜著雀躍與一頭霧水。 憨兒-小浩【愛可以無限,那責任呢?】 2019-04-19 憨兒-小浩【愛可以無限,那責任呢?】 小浩媽媽的右手止不住顫抖,頭越垂越低,從旁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淚水一滴滴落在手機螢幕上,兩滴、三滴、四滴,啜泣聲也逐漸蓋過影片裡小浩開心唱歌的聲音,最後終像洪水般,小浩媽媽放聲大哭。 憨兒-小詠【在卡通裡面找到自己】 2019-02-26 憨兒-小詠【在卡通裡面找到自己】 「小詠,這樣你要怎麼睡?」每天夜間巡房時,老師們總不見小詠床上放好棉被與枕頭,相反地,倒是看見高聳不已的娃娃山丘。小小的一張單人床,小詠想盡辦法堆疊上所有布娃娃。老師總是邊嘮叨小詠,邊把娃娃移到替他準備的塑膠籃內,但是隔天晚上,娃娃又會被堆上床鋪。 布娃娃之於小詠,是如同生活必需品般的存在。每當民眾捐贈娃娃,小詠一定第一個湊上前挑選,而且一定要挑到胸前都抱不住了才肯離開。我們在想,或許在我們眼中,這只不過是小詠搜刮來的娃娃堆,但對小詠來說,這是一座五彩繽紛的山丘,一定有很神奇的力量! 憨兒-阿泰【想把全部都給姐姐】 2019-02-21 憨兒-阿泰【想把全部都給姐姐】 阿泰是朝興出了名的存錢一哥,這可真是第一次看到他花錢呢!老師上前詢問:「你要買什麼啊?」阿泰答:「我要買紅包袋,包紅包給姐姐。」老師頓時心頭一暖,想起了阿泰的故事。